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 » 新闻资讯 » 工商变更 » 正文

入华三十载,它让5亿新生我们的歌综艺儿免于乙肝感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11-15  浏览次数:35
参与这一项目的成员仍保存着三十年前利用默沙东技术生产的第一批乙肝疫苗(资料图/图)

从第一声呱呱坠地起的24小时内,中国的每一位新生儿都会免费接种首针乙肝疫苗,并在之后的半年内相继完成其余两针的注射,以保护他们免受乙肝病毒感染的侵袭。

开展至今已26年的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一直被国际组织认为是中国公共卫生史上的最大成就之一。以每年两千万新生儿计算,至少5亿新生儿因此免于乙肝感染,将来发生肝硬化或肝癌的风险也大幅降低。

然而几乎没人知道,自己为何能接种这种疫苗。2019年11月7日,在第二届进博会上,默沙东公司(在北美和加拿大称为默克)举办乙肝疫苗技术转让中国30周年特别活动,重现30年前中国公共卫生史上的这段历程。

1989年9月,这家美国制药企业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将当时最先进的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生产技术专利转让给中国。如果你是个“90后”,你的血液里十有八九带着默沙东的印记,那是注射基因重组乙肝疫苗而产生的抗体。

“中国人群乙肝病毒携带率的大幅下降,和引进默沙东的技术有密切关系。”医学病毒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赵铠评价。至今,以基因重组技术为基础衍生出的乙肝疫苗,仍在源源不断地供应着中国市场。

笼罩在乙肝阴影下的大国

中国一直是乙肝大国,也是因慢性肝炎、肝硬化和原发性肝癌付出社会成本最多的国家。1979年,第一次全国性的病毒性肝炎流行病学调查,揭示了中国乙肝流行的严峻形势——全人群乙肝病毒携带率为8.83%,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高流行地区”(高于8%)。以当时12亿人口计算,国内有超过1亿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占全球携带者总数的1/3。

乙肝可以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但当时的调查发现,儿童的病毒携带率和成人相近,母婴传播才是最主要的传播途径。中华预防医学会秘书长梁晓峰介绍,如果妈妈是阳性,新生儿不接种疫苗,95%最终都会感染乙肝。

为了保护每年两千万新生儿免受乙肝病毒感染,中国政府迫切需要为所有新生儿和高危人群提供安全有效的疫苗。“调查结果出来后,全国政协医药卫生组的几位委员牵头给中央写了份报告,希望加强对乙肝疫苗和诊断试剂的研究。”赵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中国的乙肝疫苗研发一直在艰难进行。1975年,北大人民医院教授陶其敏研制出第一代血源性疫苗;1985年,中国自主研发的血源性乙肝疫苗通过新药审评投产上市。这种疫苗采用乙肝携带者的血清和血浆纯化灭活后制成,产量低、成本高,还具有一定潜在的风险。

“七五”期间(1986-1990年),随着重组DNA技术的发展,基因工程乙肝疫苗的研制被列为国家生物技术攻关项目,它更安全、品质更稳定,能够广泛推广使用。当时,中国启动了三个乙肝疫苗研究项目。由于人事变动,重组酵母乙肝疫苗的研制被迫中断,重组CHO细胞疫苗虽然于1996年上市使用,但无法实现大规模生产。

一方面是国内不成熟的疫苗技术,一方面是乙肝肆虐的压力,1987年,时任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赵铠向原卫生部报告,建议引进当时最先进的重组乙肝疫苗。此前一年,默沙东已将全球首个基因重组乙肝疫苗投放市场。

中方对乙肝疫苗的兴趣,源于1984年默沙东在香港的一场演讲。此后,中国原卫生部派遣代表团赴美,参观了解默沙东的重组乙肝疫苗技术。默沙东也频繁与中方接触,确定政府的兴趣。

在国内,技术引进的论证会一连开了好几回,分歧却始终存在。“有专家说,与其引进国外的疫苗,不如把这笔费用投入到国内自己的研发。”赵铠说。最后,是时任卫生部部长陈敏章拍了板,“中国这么大,又是乙肝的高流行区,需要很多疫苗,引进不变,国内研究支持。”

“拆墙”而不是“筑墙”

1988年9月,中方派出代表到默沙东实地考察。两个月后,由原卫生部牵头,双方在北京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商务谈判。

赵铠回忆,中方当时提出,技术引进要采用“交钥匙”的原则,确保中国能生产出同等质量的乙肝疫苗。另一个要求是,默沙东不在中国市场出售乙肝疫苗。这两个条件,默沙东都答应了。

原深圳康泰公司基因工程部经理、乙肝疫苗生产负责人董健承认,谈判双方存在“拉锯”,“一个是对技术转让的认识,中方关心技术究竟能覆盖多少人群。默克则担心,中国团队究竟有多少能力接受技术。”

另一大焦点问题是费用。默沙东起初希望向中国出售乙肝疫苗,但很快意识到,即便将价格降到最低,中国也难以承担。“在美国,乙肝疫苗需要在半年内分三次注射,费用是100美元,但对当时的中国普通家庭来说,这笔支出相当于他们大半年的收入。”时任默沙东CEO和董事会主席罗伊·瓦杰洛斯(Roy Vagelo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此,默沙东开始谈判技术转让。

但同样的价格问题再次出现。默沙东开价一千万美元,但负责商务谈判的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认为价格太高,“技术转让费由财政部出,但财政部没那么多钱。”赵铠回忆。瓶颈在于,即便价格一降再降,仍然高出当时中国的购买力许多。

赵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深圳康泰得知了原卫生部想要引进重组疫苗的消息,立刻向深圳市政府申请。最后,北京和深圳共同分摊了700万美元的费用。

1989年9月11日,默克与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深圳康泰签订了合同,将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术转让中国。根据合同,默沙东公司不收取任何专利费或利润,承诺不在中国市场出售乙肝疫苗。

“我们之所以选择签约,而不是开发自己的生产技术,是因为我们急需缩短乙肝疫苗的生产时间。”原卫生部的一位负责人在签署合同时说。

有人评价,无论从商业还是政治角度,默沙东都作出了明智的决定——乙肝疫苗的主要市场在亚洲,尤其是中国大陆。上世纪80年代最末期,中美关系陷入低谷,“当时董事会也有反对的声音,觉得风险非常高。”默沙东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总裁罗万里(Joe Romanelli)说,“但不管你出生在哪里,都会面临健康问题。瓦杰洛斯博士当时做的事情就是‘拆墙’。他说服了董事会,说服了领导。”

1975年到1985年,瓦杰洛斯领导了乙肝疫苗研发项目,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公司研发了很多盈利的药物,这部分利润足以做几个特殊的慈善项目。“如果我们有这么一种可以保护上千万孩子的疫苗,但它却没法用,因为人们买不起,那大家会怎么想?那将会是个灾难。”

他坦言,技术转让难有利润。为保证中国生产的乙肝疫苗品质与美国无异,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深圳康泰先后派出19名技术人员,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点镇的默沙东疫苗研发基地接受18个月的培训,并在美国购买所需的仪器设备,就地搭建临时的生产线,调试运行合格后,再拆散装箱分别运回北京、深圳。从1992年9月到1993年8月,默沙东技术人员又赶赴北京和深圳,指导两地员工搭建生产线、试生产、检验产品质量等工作,为项目的付出远超合同700万美元的价位。

在两国的努力下,两套当时最先进的基因重组疫苗生产线在北京和深圳两地落成,分别具备了每年两千万剂乙肝疫苗的生产能力,超过了当时全中国每年新生儿的总数。

目前,很多新生儿接种的乙肝疫苗,依然是以默沙东的基因重组技术为基础衍生出的疫苗,包括龙头企业北京天坛生物和深圳康泰。加上重组CHO乙肝疫苗和汉逊酵母乙肝疫苗,共同为中国儿童筑起了免疫屏障。

2030年消除乙肝?

1986年血源性乙肝疫苗投产上市后,中国政府在全国开始有计划、分步骤地推行新生儿免疫接种。90年代,又将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管理,但注射疫苗仍需家长自掏腰包。然而,效果并不理想——1992年,第二次全国性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全人群乙肝病毒携带率依然高达9.75%。

最大的问题是负担不起,“疫苗一两百元一针,当时我每月的工资也就68元。”2000年6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北大医学部教授庄辉和五十余位专家致信国务院,建议将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为新生儿免费接种。2002年1月1日起,国家正式将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

随着产量扩大,乙肝疫苗的价格逐步下降。梁晓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2002年开始,中国政府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合作,共同资助了西部省份和其他贫困地区的乙肝疫苗接种。到2005年,新生儿免费接种的政策得以真正落实。

2009年,原卫生部办公厅下发文件,对乙肝表面抗原阳性产妇所生的新生儿,在出生后24小时内接种乙肝疫苗,同时接种乙肝免疫球蛋白,这一策略有效地阻断母婴传播。

从1992年起,中国通过及时接种乙肝疫苗,让超过八千万儿童免于乙肝感染。2014年,中国5岁以下儿童的携带率已经降到了0.32%。也就是在这一年,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向中国政府颁奖,称赞这是“中国公共卫生领域取得的最重要成就之一”。

乙肝感染率的下降,还得益于一系列其他策略的实施。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国家对献血人员进行乙肝筛查。此外,国家在试点地区为吸毒者免费提供一次性注射器,这些安全措施使得经血液传播的乙肝明显减少。

尽管2006年,中国就从乙肝“高流行国家”变成了“中度流行国家”,但乙肝疾病负担仍居全球首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全球2.57亿名乙肝病毒携带者中,中国仍有约8600万人,需要治疗的慢性乙肝患者约3200万人。“增量少,存量多。”梁晓峰概括发病特征。

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到2030年全球消除病毒性肝炎”的终极目标,届时病毒性肝炎将不再是重大的公共卫生威胁。“是消除,不是消灭。”庄辉强调,由于目前尚无特效药,乙肝还无法实现完全治愈。

他解释,短板在于“诊断和治疗率太低”。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2018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慢性乙肝的诊断率仅19%,抗病毒治疗率11%。

由于发病隐匿,很多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一旦有了症状,已经进入了肝硬化、肝癌阶段。要想诊断就要提高筛查,2019年《中国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专门提到,鼓励一般人群在常规体检或就诊时进行乙型肝炎病毒的筛查,尽早获得诊断和治疗。

南方周末记者马肃平

 
 
[ 产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产品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